<progress id="b3fjr"><menuitem id="b3fjr"><font id="b3fjr"></font></menuitem></progress>
<menuitem id="b3fjr"><meter id="b3fjr"></meter></menuitem>

        <strike id="b3fjr"><cite id="b3fjr"></cite></strike>

        <b id="b3fjr"><thead id="b3fjr"><noframes id="b3fjr">

        <strike id="b3fjr"><mark id="b3fjr"></mark></strike><strike id="b3fjr"><meter id="b3fjr"><th id="b3fjr"></th></meter></strike>

        淺夏晨趣

        □田翠玲

        光陰荏苒,轉眼又入夏了。早晨去運河邊轉了轉,撲面而來的是帶著一絲濕氣的和風,大自然以她無可抗拒的力量邁著從容的步伐向前行進著。東風已漸漸轉成南風了。春天里那些紅的綠的白的桃李海棠花兒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地面上的一些黃色、紫色的小花,她們在草叢中帶著微笑靜靜地綻放著。微風吹來,搖動著她們纖纖的枝蔓和葉子,好像在對行人招手。

        相對于那些大紅大紫,我更喜歡這些單薄的小花。雖然沒有名氣,但在繁華過后以她們弱小的身材和微薄的力量點綴著這片綠色的土地,從而使初夏的田園增添了幾分雋美和溫柔。幾只燕子在低空掠過,可能是在為巢中的雛燕尋找小蟲吧。

        古人有“春色將闌,鶯聲漸老”之說,可現在初夏了,樹叢中那些看不見身影的黃鶯的聲音還是那么的清脆。還有喜鵲和麻雀,幾種鳥兒爭先恐后的鳴叫著,我想,它們是每天都這么歡快的叫呢,還是今天見到我特意叫得這么歡?

        下了堤往回走,斜坡上一位70歲左右的婦女在那里擺攤,攤前有些笤帚、炊帚、自行車座套之類的東西。那位婦女在我上堤時就在那里守著攤子了,可是沒見到顧客。我走上前問她炊帚多少錢一個?她說5塊錢倆。我心里想:這么便宜。別管有用沒用,買了兩個就向回走。忽然耳畔又響起啾啾的鶯聲,我想這黃鶯是看我一人走路孤單嗎?一直把我送回家來了。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日日夜夜摸,精品久久久久久久高清,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免费,国产人成午夜免电影观看
        <progress id="b3fjr"><menuitem id="b3fjr"><font id="b3fjr"></font></menuitem></progress>
        <menuitem id="b3fjr"><meter id="b3fjr"></meter></menuitem>

              <strike id="b3fjr"><cite id="b3fjr"></cite></strike>

              <b id="b3fjr"><thead id="b3fjr"><noframes id="b3fjr">

              <strike id="b3fjr"><mark id="b3fjr"></mark></strike><strike id="b3fjr"><meter id="b3fjr"><th id="b3fjr"></th></meter></strike>